莎普爱思将变更实控人,2020年第一起资本操作透露了什么信号?
来源:环球财富网时间:2020-01-10 11:31

1月9日,一向交易量低迷的是莎普爱思(603168)跳空高开,随后两分钟急遽拉升封板,收盘尚有1.87万手封单。截止至1月10日发稿时,莎普爱思当日股价为9.73元,涨幅3.62%。

接连大涨的原因,是8日晚间莎普爱思的一纸公告:公司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陈德康与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《股权转让意向协议》。陈德康拟将其持有的7.24%股本转让予养和投资或其指定关联方;同时,陈德康拟将以不可撤销的方式放弃剩余所持21.73%股本的表决权。

公告还透露,如后续股份转让完成,养和投资及其关联方将最终持有公司总股本的22.33%,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林弘立、林弘远兄弟;

A股开年的第一场资本大戏就这样毫无征兆地拉开了帷幕。而让诸多投资者疑惑的是:虽然说注册制的风浪已然吹起,但主板壳资源依然紧俏。在公司各项经营正常的情况下,陈德康为何在保留大量股份的同时,选择将公司“拱手让人”?

但如果细细梳理却不难发现,在这场看似不合常理的股权转让意向背后,一条暗线早已若隐若现。

一:主角养和投资是谁?

大戏主角之一的上海养和投资,事实上早已经是莎普爱思药业的“二当家”了。

2018年12月,莎普爱思发布公告,董事长陈德康将其持有的9.33%无限售流通股,按照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养和投资,转让价为8.33元每股,总金额约为2.6亿元。而莎普爱思当天的收盘价格仅为6.94元,溢价率约为20%。此次转让完成后,养和投资一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。

在转让发生后,莎普爱思股价从当时的不足七元,一直反弹至11.61元。

资本市场曾将这起转让案解读为医药板块内的一次“联姻”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养和投资设立于2015年6月,由林弘立、林弘远分别持股70%、30%,且二人均为莆田(中国)健康产业总会上海常务副会长林春光之子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林春光原为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。2018年5月,同样是上市公司的光正集团发布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: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购买新视界眼科51%股权及相关资产购买方案。在该笔交易中,光正集团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新视界实业、林春光、上海聂弘、上海春弘合计持有的新视界眼科51%的股权,交易金额为6亿元。

早在2018年2月28日,公司控股股东光正投资就与林春光签署《股份转让协议》,约定光正投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,将其持有的光正集团5%股份转让给林春光。

这一笔转让重组的操作反馈在二级市场的结果就是,光正集团目前股价已来到11.84元,远超重组停牌前的6.35元。

两个相似的剧情、两个相似的结果,不免让人浮想联翩。随着9日的封板和10日的大涨,部分股民已经给出了30%的盈利预期。

二:大健康未来可期?

从检索的信息条目来看,莎普爱思药业董事长陈德康似乎“低调”的有些异乎寻常。仅两次登上大型媒体,一是2014年莎普爱思药业正式登录A股主板,二是2018年自媒体风波后接受新华网采访。

据接近莎普爱思药业的消息人士表示,“陈德康属于那种老一辈的企业家,对厂子的感情比较深,习惯在厂子里吃住。而且经常能看到他自己一人在厂里视察,衣着也比较朴素,和一般工人无异。”

该消息人士同时称,“从公司发展的角度来说,陈德康喜欢稳扎稳打的风格,感觉他对资本市场其实是有所抵触的。”

在业内人士看来,这恰恰正是最不合理的地方。先不谈“公司感情”、“发展风格”等主观因素,作为董事长的陈德康如果想要套现走人,完全不需要如此粗暴的一刀切。特别是在拱手出让公司控制权这一点,并不符合获利最大化的逻辑,反倒更像是一次交易中的“条件”。

事实上,自2017年12月的自媒体风波后,莎普爱思药业就开始全力谋求转型:一方面坚持推进拳头产品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的一致性评价工作,一方面则将精力集中在“大健康”产业拓展与公益事业上。

近两年,莎普爱思药业更是动作不断,调整营销策略。根据网上消息梳理,2018年至2019年,莎普爱思药业推出了“一封家书”、“秀出芳华”、“舞动中国”、“点睛中国”、“看清美好”等诸多公益项目,内容涵盖白内障知识科普、眼部疾病诊察、白内障保险、中老年精神文明建设等众多领域。据公司常务副总裁陈伟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,莎普爱思药业这些举措,是想要在践行企业社会责任的同时、联合多方机构,共同打造出一条完整的大健康产业链条。

但截止至目前,“大健康”仍属于一个宽泛的概念,产业发展方向尚不明确。莎普爱思药业想要在此间辗转腾挪无疑是一件极耗精力的事,问题的节点仍在药店与医院这两个终端渠道上——这是直接获得患者反馈、从而调整产品生产方向最为直接、也是最为高效的办法。如果不打通这一点,莎普爱思药业在转型上就会一直处于被动局面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深耕眼科医院领域多年、且目前仍然手握新视界眼科49%股份的林氏父子就成了破局的关键人。在尚未披露具体转让价格之前,我们无从得知这笔交易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。但仅从陈德康放弃决议权的角度来看,想要转型的代价无疑很高,但决心坚定。

三:资本故事还是战略布局?

一个不容忽视的信息是,在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陈德康依然是莎普爱思药业的第二大股东,公司未来的发展仍与其利益息息相关。

在国人越来越注重健康与养老的当下,医疗卫生产业的发展速度极为迅猛。特别是在这两年的A股中,超级真菌、工业大麻、抗生素、肿瘤治疗等概念备受投资者热捧,轮番上演资本收益的好戏。

但作为A股唯二的“眼药水”概念股,莎普爱思与兴齐眼药的待遇却天差地别。

2019年4月,上年利润只有1366万的兴齐眼药开始火箭式拉升,其股价由当月的最低点18.76元一路拉升至8月的最高点97元,涨幅高达517%。而这一切的根本,不过是资本市场为兴齐眼药讲述了一个关于治疗青少年近视的故事——在这个故事中,兴齐眼药的理论年收入增加额可以高达150亿元。

这让很多莎普爱思的投资者不免羡慕嫉妒恨:同样的剧本,莎普爱思也本该拥有一个预防治疗中老年白内障的故事——我国目前约有500万人患有白内障,每年新增40万人,80岁以上老年人的白内障发病率近100%,随着我国老龄化进程的加剧,白内障在我国的发病人数还有急遽升高的趋势。

但遗憾的是,不管从企业文化还是掌舵人风格来说,莎普爱思都不是一家擅长讲故事的公司,其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们只能望洋兴叹。

2020年的春季躁动行情已经开启。随着擅长资本市场操作的林氏入主公司,莎普爱思是否会开启一个新的故事来引入资金、再次稳固基本面、推动研发与产业升级?

从第一个涨停板开始,答案已经在陈德康、养和投资以及诸多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心中。